木瞳

雪会化 烛会融 路会尽 花会枯
却不敢放松期待
聚有时 散有时 伤会痛 也会愈
只要你 还在

野蛮生长

梦幻如泡沫

当太阳渴望着拥抱雪花
当极地对热带讲出情话
当东经和北纬没了时差
我们能爱吗?